沈记安

第十三年

*八一七贺文,八一七的末班车
*含瓶邪
*新人,写得不好请见谅


雨村的夏夜是很宁静的,蛐蛐在远处一段一段的唱着。晚上的夜蒙上了一成雨雾,飘飘渺渺的,让人感觉很不真实。 今天是第十三年,我摇着一把蒲扇,躺在竹椅上,我并没有把每年的八月十七号当成重要日子,我挺满足的,就没再纠结过。
说起来,这竹椅还是闷油瓶亲手做给我的,夏天刚来的时候,他便搬出来这么一把椅子,我问他这椅子从哪来的,他不
答。
我其实也知道他是自己做的,只不过想着小哥他本来是在墓里呼风唤雨的人,只不过呼唤的是粽子罢了,现在却被我和胖子逼着食人间烟火。 我偷笑,心中也庆幸,这小哥究竟是何方神佛,竟然栽我这儿了。
没多想,就这样享受地坐下来。夏天躺在这凉椅上着实是舒服,胖子好几次跟我商量说是让他也躺一会,每次无一例外都是被小哥的眼神吓回去。 我躺在这凉椅上,山间的风呼呼地吹过耳边,没觉得多冷,耳朵却是痒痒的。树上的蝉儿“蛐—蛐—叫着”。我听着风声蝉鸣,竟然就这样睡着了。 梦是那个做过无数次的梦,在云顶天宫地底下,那重复过无数次的青铜门又出现在眼前,灰暗的门又缓缓打开。 “小哥?……小哥?……”我还是像以前无数次那样走近,期盼着看到那个人的身影。 ...... 他没出来,一个影子都没看到。 刚一开门我还有一些期待,但几个时辰后我终是忍耐不住,发疯般地在门边寻找。 “张起灵!你不是说十年之后我拿着鬼玺,来这青铜门前,你就出来吗?!你不是说过让我带你回家的吗?!张起灵……” 开了一会儿的门,缓缓合上。 他没出来 猛地睁开眼,挣扎着起来,发现自己已经陷在被子里,被子盖在身上整整齐齐,一想便是小哥给我盖的。我以前睡觉不老实,老是蹬被子,他就怕我着凉,一次又一次的起来给我盖,弄得我都不好意思,尽量让自己睡的安稳点。
我正在懵着想看看他,门打开了,雾朦朦的探进来,笼着小哥的身影。他走近,梦中那迟迟没有出现的身影正向我走来。我突然有些感叹,终是看到了啊。
他的面庞慢慢清晰,他还是那么好看,眉眼如故。
我看着他,他把我塞回被子,自己也躺进来,他看着我,手抚上我的脸,缓缓道“做噩梦了?”我握住他停留在我脸上的手,回答道“嗯”。他突然低下头,一下一下地吻着我的眉眼。我被这突如其来的吻弄的想掉眼泪。
被他吻的迷迷糊糊的时候,我听到他
含糊的声音。
“回来就好”


嗯,回来就好